树?

太阳升起,阳光照在我的脸上,闹钟响起,我起身穿好衣服走出门,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只是平凡的一天。


新闻中播报了一则重要新闻,大气层外出现了一个不明飞行物,正在突破大气层降落地表。举国上下一片喧腾,有人欣喜有人愁。它们降落了,它们走了出来,说是光的化身毫不为过,它们说它们要在一周内选出一位人类代表与它们对话;
一周后,幸运且不幸,我是那个“幸运儿”,第一次接触了除地球的碳基生物外的生物,它们对我说:”我们允许你问三个问题,注意!只有三个。“这是代表性的发言,全球直播,广场上人们开始代替我提出问题;”我今年能暴富吗?“”我今年能找到媳妇吗?“”我能考满分吗?“
我不想说我是那个世间为我独醒的人,也不想说我是那个世俗的人,我问出了我心里瞎想的一个问题:”宇宙是由什么构成的?“”是分子,这是常识”只剩下两次机会了,我想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我再问道:“时间的尽头是什么?”“是虚无,也有可能是新的时间”它们答道。我沉默许久,它们见我沉默,反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问那些人问的问题?沉于世俗不好吗?多关心你的家人,多关心你现在的经济能力,我总会给你答案的”
“在你们面前我们如同蝼蚁,我们如何都无法改变你们的认知”“那你为什么就要当井底之蛙中的一员呢?”我再次反驳道:“但是你们要改变认知啊”它们不耐烦的说道:“像你这种人问的问题也毫无意义,但是为了可怜你和你的族人,给你一本大全吧”随后消失在了光里。


人们对拥有的这宇宙中的所有知识和全部的未来与历史感到高兴,人类马上就要站在宇宙顶端了。
拥有了无限且全部的知识,地球发展很快,5年后,我们从一个小小的0.5级文明发展到了1级文明;人类的野心并不止步于此,20年后,发展成4级文明,同年殖民火星。2年后开发了整个太阳系。9个月后,全太阳系第一颗戴森球被制造出来,3个月后进军其他星系,制造了双星系系统。
但是好景不长,人类开始快速毁灭,直至最后一个粒子消失,我随之晕了过去。醒来后,我已经没有人类所应有的模样与特征,我已经成粒子形态存在于这个宇宙,我的身体就像脉络一样分布在这浩瀚的黑色画布,描绘出橙色星河,我脑中不断回放所学的知识和看到的历史,仔细查找到底哪里出了错;每回想一次,就形成分支,分支中再形成分支,形成一个庞大的树;这时它们再次出现:“这些年来你的努力我们一直看在眼里,你是一个合格的人类代表,但是人类的毁灭是必然的。”
“不可能,我一定在哪里漏掉了”“不不不,你并没有漏掉某些重要的东西,生老病死,江山易主,新客入住,这是这个世界运行的基本法则,地球还会再出现的,只不过好像不属于你们人类了”“那我家人怎么办?”我问道“你的家人已经随着最后一个粒子消失了”
“那你会为了你的家人牺牲吗?”它们问道;“你什么意思”“你们人类会为了你们都好奇事情所牺牲就为了一探究竟,却忘了你们本身面对的事实是自相残杀”“你放屁,我们不缺好人”;“你们会为你们喜欢的人或朋友所努力只为友情,却忘了家里的家人也需要你的关照,对于他们的关怀也止步于你的学生时期”;“忠孝难两全,你们拥有全部知识你没听过?”;
它们沉默的,它们不是因为对于情感方面的匮乏而语塞,而是看着我愚笨的样子,准备收回它们刚才说的话;随着我的碎碎念,宇宙深处好像有了一丝反映,我继续碎碎念,反映更加猛烈,我快步向前,发现又有新的行星,新的文明延续着。
我接近行星,行星上的新闻也开始报道,与数十年之前我看到的新闻一模一样,我做出了一个相同的决定,选出一个代表,代替我。


本站不遵循CC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