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loud-92

评分: +19+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2

  • {$one}
  • {$two}
  • {$three}
photo-1558034748-40abf230a016?ixlib=rb-4.0.3&ixid=MnwxMjA3fDB8MHxwaG90by1wYWdlfHx8fGVufDB8fHx8&auto=format&fit=crop&w=1470&q=80

Level Cloud-92中的景象

描述

Level Cloud-92是后室Cloud层群的第92层,被描述为一条南北向的长度约60公里、深度未知的河流和其上的多座桥梁及其两岸地区,河流有两条已知的支流。其具有显著的温带海洋性气候特点。

两岸地区

Level Cloud-92已探明的两岸地区面积约为500平方公里。由于该层级的特殊效应,所以,暂未知其面积是否存在阈值。一般把两岸地区分成岸边地区和内陆地区。

已发现的岸边地区存在的特殊现象如下:

金柳

河流西岸岸边存在大量杨柳科植物,被称为“金柳”,外观与普通柳树无异,但由于其树皮对光的反射率极高,且一直处在西岸夕阳的照耀下1,在到访该层级的流浪者心中留下了“金色的形象”,故名。目前仅在Level Cloud-92有金柳的发现报告。

金柳可以以未知方式影响靠近的流浪者的心智。当流浪者来到金柳附近2时,无论流浪者此前心理状况如何,金柳皆会使其陷入悲观心境。根据幸存流浪者的报告,金柳会使他们陷入“无法排遣的”感伤之情,且试图描述此现象时常提到“留恋”“惜别”“幻灭”等词汇。此种情绪不会随时间流逝或离开该层级而有所排遣。3而同时,绝大多数受影响者提到他们“看到金柳在河水中的倒影逐渐幻化为自己的恋人”。

正常情况下,如无外界干涉,受金柳影响的流浪者最终会“一言不发地、无声地”径直走向河岸,然后朝着河中金柳的倒影跳入河水中消失。这些流浪者至今仍然失踪。如果流浪者是在新婚后意外独自切入后室的4,则外界干涉亦无效。任何对此类被影响者的阻拦行为都会使其突然抽搐倒地并丧失意识,并在数分钟内通过未知方式转化为一株新的金柳。尚未有实体受其影响的报告,似乎仅流浪者会被影响。

以下是能被寻找到的最早的有关金柳的记录,一般将其视作金柳的最先发现记录。

榆潭

岸边也存在少量榆科植物,尚未发现其自身特性。该种植物下方多见有水潭,面积从不到10平方米到超过700平方米不等,但深度未知。

所有对榆潭的流浪者观测报告均提出榆潭中出现了类似于彩虹的景象,且会让观测者产生“潭中就是天堂”5的错觉。相比金柳,榆潭的影响范围更广,但对流浪者的精神影响则并不突出,仅为“梦想永远破灭,从此再无希望”。

极少数流浪者因受榆潭影响一步步走入潭水中消失,这也间接表明榆潭的影响并不显著。但这些流浪者的去向仍不明。

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起一座虹桥,指点着永恒的逍遥,在嘹亮的歌声里消纳了无穷的苦厄。

已发现的内陆地区存在的特殊现象如下:

西天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未知原因,已知的所有在此层级逗留不超过3个月的流浪者对该层级的报告均指出其似乎恒处于傍晚时分,故Level Cloud-92的西岸地区常可见到夕阳和晚霞。河上常有水雾笼罩,难以消散,能见度低且与河岸距离成正比。尚无层级内太阳及云层可在东岸观测到的报告。

但是,如果夏虫的特性开始展现6,则无论东岸西岸皆不能观测到天空,且整个层级的亮度明显且突然地降低。推测这意味着Level Cloud-92进入了夜晚时分。未能发现其处于除傍晚和夜晚之外的时间。

人生不过是午后到黄昏的距离,茶凉言尽,月上柳梢。……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夏虫

夏虫不可语冰。

夏虫是一种平均寿命短于3个月的善鸣叫的昆虫。仅对在Level Cloud-92逗留超过三个月的流浪者有威胁。这是因为当夏虫存活时,其不会展现特性。

当到达一特定时间点时,全层级的夏虫将会同时开始死亡,同时Level Cloud-92将会开始逐渐降温,并且气温在一周内降至零下100摄氏度以下。遇到此事件的流浪者没有已知的逃脱记录,推测是因为流浪者极端绝望而放弃逃离。

但是,当夏虫的特性开始展现时,流浪者随身携带的录音设备就再也没有记录到流浪者发出声音7,推测他们可能失去了发声能力8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她的一滴泪,她的一阵心酸,竟许一半声漠然的冷笑;但我还是甘愿,即使我粉身的消息传到他的心里如同传给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我还是甘愿!

河中地区

河中地区即指Level Cloud-92中的河流流域。该区域探明程度远低于两岸地区。

小船

Level Cloud-92的河面上有数百只木制小船,皆配有较长的、用木质竹竿或用杉木做的船桨。

这些小船可供驾驶,航行在河流上。但不建议这么做,因为有部分流浪者驾船时遇到了“青荇”而发生意外9;同时,切忌驾驶用任何看起来是用杨柳科植物制造的小船,这常会使流浪者陷入“满船星辰”的幻觉。推测是因为其是用金柳木制造,所以具有与普通金柳类似的特质;用榆科植物制造的小船暂未发现对流浪者有明显的影响。但是,有部分乘此种小船的流浪者报告称自己陷入了异常的“怅然若失”。虽未经证实且怀疑是这些流浪者自身的心理暗示所导致,但是为求谨慎,建议避免使用此类小船。

趁航在轻涛间,悠悠的,我见有一星星古式的渔船,像一群无忧的海鸟,在黄昏的波光里息羽悠游。

青荇

“青荇”与前厅的普通青荇在生物学上应同属睡菜科荇菜属植物,但有所不同。

青荇属浅水性植物,多漂浮在河面上,部分青荇亦开黄色花。现已确认青荇也有致幻作用,但仅在流浪者乘船经过青荇聚集区域且态度悲观或长时间保持沉默时起效。青荇会使符合以上条件的流浪者保持或转向沉默悲伤,且无法改易。注意:即使流浪者受影响前仅满足沉默悲伤其一,青荇皆会使其同时发生且保持不变。

未知发展到此阶段的流浪者此后的身体情况如何,因为他们将不再应答任何通过传呼设备的提问。此类流浪者所乘的船会在大约三天后翻覆并沉没,且翻船地点会出现大量新的青荇、水莲、水草等水生植物。推测这是在流浪者因脱水等原因失去生命体征后发生的事件。

那些年华,恍然如梦。亦如,流水,一去不返。不泣离别,不诉终殇。

桥上地区

正如其名,桥上地区指Level Cloud-92的多座桥梁。这些桥梁皆为石拱桥,桥洞从一个到四个不等。该区域较为安全,未发现特殊性质。

许先生

“许先生”为一人形实体,外表与正常人类无异。因其自称姓许,不愿讲出真名,故名。其活动范围为河上的桥梁,且仅会出现在一座桥梁“叹息桥”上。

许先生自称“是一位诗人,写下了很多优美的诗作,但是有一段令人悲哀同情的历史”。许先生对待流浪者的态度较友善,据说上述的流浪者所受的永久心理伤害在与许先生进行一次促膝长谈之后可以有所化解,但这种说法可靠性不高。许先生经常陷入毫无先兆的沉默中,有时伴有叹息和抽泣。据说该层级与许先生有密切的关系和渊源,暂未知为何。

看一回凝静的桥影,数一数螺钿的波纹。我倚暖了石栏的青苔,青苔凉透了我的心坎。

基地、前哨和社区

由于此层级的特殊性质,对该层级的了解仍不全面。故目前没有已知的基地、前哨和社区。

希望,不曾站稳,又毁。

入口与出口

入口

  • Level C-10的湖中发现一座海岸周围有较多浮在水面的藻类的小岛,跳入其最高峰顶上的潭水中有一定概率来到Level Cloud-92
  • Level C-15的湖边找到一座腐朽的断桥,切入有较低概率来到Level Cloud-92
  • 据说以Level C-63为起点向正南航行约1900公里可到达Level Cloud-92,但未经证实。10

出口

  • 在该层级陷入昏迷有较高可能性到达 Level C-7
  • 切入河上的桥有概率来到Level C-105

就让我在这儿清静的园内,闭上眼,死在你面前,多美!……此去清风白日,自由道风景好。


附录


本站不遵循CC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