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厨的后室之旅番外篇

Included page "theme:black-and-white" does not exist (create it now)

多厨的后室之旅orca ena番外篇

人物介绍


身为自由身的orca ena通常在level1内送信,在被组织以及很多人接受以后,orca ena真的循规蹈矩的做起了各个组织间的送起了信,因其强大的切出入的特殊能力,使得其在短时间内仅靠送信就积累了大量财富,使用强大的能力干小事使得人相当的不爽,但也只能停留于不爽的地步了。


故事:

第一小节:预备

“又是勤劳的一天啊……哦!您好!先生,***,是您吧?”

这是完全由“乐观现实”操控的orca ena,在level1内送信。

平时送信送的地点都是场面很大的,也不偏僻,走几步就到了,可是今天的收信人就住在一处很偏僻的地方,七拐八拐的条件写了一堆,不知道为什么。

“不冒犯的话问一下,您住在这等偏僻的地方是干什么的?”(视线紧盯收信人)
“问得好!想知道为什么吗?”

虽然毫无依据,但此时的气氛已经尴尬到诡异了。

没错,就是很诡异







(身后传来重物飞速下砸的声音,尽管这个声音触动了副人格,但不及时的轻微液化也不足以制止被击晕的结果了)

























(醒来以后,orca ena发现自己在一个打光非常不好的混凝土盒子房间内)

(此时的orca ena几乎是全部由“自我演绎”人格操控的了)

orca ena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绑的严严实实的,基本动不了,空气里还混着点油漆味,因为头部遭到剧烈撞击,有些余痛,还有些恶心,简直不能再糟糕了。这引发了“自我演绎”人格的嘴臭。

“喂?你们他妈是脑瘫吗?我就他妈送个信,嫉妒能力可以下辈子投胎成至高神性,嫉妒事业可以洗劫M.E.G.金库,我就不得不来到这个比你们奶奶的骨灰还难闻的破屋子,这是吃了几斤的*想出来的馊主意,**。”

此时,orca ena正对的一处墙像是长出了窗户一样,窗户的后面亮起了灯,背光处有一个人。
“别这么焦躁,我们做出这种举动就是为了唤醒您出来,自我演绎人格小姐?不,你就是为了orca这个名字而生的,这应该是你的真名,而不是笼统的形容你与另一个人格的名称,你的主人格只是意外。关于采访你的视频,我们都已经看过了,所以我们才找到你。”

“所以别讲客套话,想打什么交道直说,别这么发癫,这种客户我不喜欢。”

对面的人说道“:你不需要记住我们是什么人,你只需要记住此行你是过来解决问题的,解决人,你懂的,这是委托不是威胁,只是对你的方法只能是相对残暴一点罢了。另外提一点,你不去我们会找别人,你只是最适合的人选罢了,不干也没什么,干了我们会给你一点好玩意,什么东西先不会告诉你,做了就知道了。”

副人格追问道“:解决人?找我?不就是想要去解决阻碍你们目标的人吗?谁?直说。我不喜欢**的神神秘秘装的像个谜语人那样的任务交代,我只喜欢尽可能明确的,说。”

对面说道“:一个人,现在在level11。之前,我们给他安装了追踪器,我们会给你一个GPS的小仪器,位置你自己去找。他名叫pico,橙色头发,发型很奇特,声音比较沙哑,绿色上衣,不知道哪里搞来的uzi,最近和某人有些交集,某人你不用知道是谁,你只管尽量别人看见的暗杀他就行,pico还准备去支援那个碍事的家伙,碍我们事了,所以你去,你是一个完美的人选。”

“了解了,听起来像是又一个弱鸡。”

“你知道被打了过会主人格会回复意识吧,那时候她就可以自由收回你这个人格了,所以,尽量赶在她之前干完事情。尽量在一些常人不会发觉的地方干掉他。”

“知道了,还有,下手轻点,可是一次交易,不是我给予你们的馈赠。”

(副人格冷哼一声,闭上了眼睛)

(砰,又一次)

再次醒来,副人格操控的orca ena在level11的某处暗巷内,手里捏着GPS定位仪器,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马格南M500,枪口有消音器,看得出来,组织的人不是很想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枪膛已全部上弹,口袋里沉甸甸的,一摸,发现是一堆马格南子弹。

“喔,挺对我胃口的,总感觉我对这种手枪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和力,我反倒是挺希望那个脑瘫说的神秘奖品是这个,与狙击枪几乎同等威力的子弹就这么作用于一把小手枪上,这可真是奇妙的设计。行了,差不多该办正事了。”


第二章:正面交流

根据GPS定位,副人格目前正在赶往pico的位置。在ENA的世界,她的确没杀过“人”,但是在那边世界用常人思维思考带来的痛苦全部强加到了这一边人格的身上,副人格想不明白,她先是质问自己,而后是无尽的思索,但主人格不能回答她,以至于怨气无限制的堆积,如果让这种过往被埋没也好,但是那个组织无疑是对这“PTSD”的最大的波动,现在的副人格,终归是踏上了不归的路。

穿过一堆杂七杂八的暗巷,穿过一些生成错误的大楼,也穿过大街,副人格惊叹后室的奇妙,这个世界不“死板”,但是同样相对的也有了人类这种奇妙的实体形成了正规组织,看来高智商的生物总是在食物链的顶层。

——终于,就要到了,副人格看见那个红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50米,40米,30米……

这不由得让没有实际经验但是门清的副人格压低了身子,减轻了走路所发出的声音,现在要做的是让他悄无声息的走……不让人得知。

15米,在小巷里,人与人之间就是如此难以相互发现,即使到了这个距离里副人格依旧被迫因为没有发现pico而潜伏。

但是,终于——那个橙色头发的三个棱形大块头发的奇怪男性,手持uzi,像是在不安的等待着什么,不难猜出是关于支援所谓bf的事情,这让人兴奋的时刻,“自我演绎”人格终是要实践自己的杀手生涯了,但是想到自己在某方面碾压pico,竟然有些好奇心作祟,想要看看这个名为pico的看着像二十几的小伙子究竟有多大的能耐,这也是猎物在玩弄食物

于是副人格开始考虑自己该如何戏剧性的提醒pico这个人,思考时间不长,但是想法足够恶毒。

把枪膛里的子弹卸下来一颗……两颗……三颗,然后……用这些子弹尽可能的吸引pico的注意力。

于是乎,pico听到了周围有子弹掉落的声音,pico很诧异,自己的口袋里没有装着子弹,只有几个弹匣,是如何在不经意间掉落的。

然后是……第二颗,这一颗落在了pico的脚下,轻轻碰了一下鞋子,但是pico只是感觉碰到了小石子,于是乎没有特别在意,但心里可已经受够这些莫名其妙发生的事了。

最后是……第三颗,这一颗抛在了pico的后脑勺上,这一下直接让pico进入了高度警觉的状态,pico瞬间掏出了uzi,对准了背后,可是,背后什么也没有。

pico真的十分诧异,今天只是在街上走走,顺便准备和bf汇合,就遇到这件诡异的事,超自然现象是不大可能了,可以考虑一下是什么人为的情况,也就是说——有人对自己图谋不轨?

就在这时,副人格操控的orca ena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首先是咧着嘴笑了一下,笑的不仅做作而且诡异,更像是戏耍猎物的开心。然后来了个莫名其妙的飞吻,最后问候了一句“:早上好,pico先生。”

pico以为这是什么小屁孩的低劣Cosplay,就略微有些发怒道“:小屁孩子,没事不要往人身上丢东西,你最好给我快点滚开。”

此时的副人格掏出了一张小纸条,上面有一些单词,不等辨认清晰,就开始用恳求的语气说道“:pico先生,我其实比较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您的大名,我很崇拜您,您可以签个字吗,我有笔,不麻烦,就一下。”说罢,掏出了一个和笔形状一样的东西。

pico本来也不想理睬这人,想要婉拒签字这种二三流炒作明星才会干的事,但当他看清楚那张纸条上写的其他词语的时候,就被惊住了。

那上面几个词赫然是death1 RIP2 grave3,再抬头一看那支笔,那是一颗沾了血的子弹!

因为在小巷子里,level11又都是一堆错误的建筑,导致pico所处地区光线不是很好,所以辨认了一会才认清这些东西。


第三章:交战

这回pico是勃然大怒,直接掏出了uzi进行了扫射,副人格一下子闪身,只射中了一颗子弹,这颗子弹便穿过了身体射到了的建筑物上,但是pico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是单纯的以为扫空了一波。

“自我演绎”思考了一下,打算把自身身体能够液化的事情在这次交战的最后亲身告诉pico,以营造最大的绝望,于是就得演着戏的躲避这些几乎伤不了身的子弹4,这真是戏谑。

这时候终于轮到那把副人格最爱的马格南手枪出场了,掏出来,即使没有光照也显得光滑靓丽,这个时候双方都不是很清晰的知道对面的位置,于是乎就在互相的静悄悄的拉枪线。

orca ena绷直了腿走路,用力的不发出声音,但是显得比较悠闲。

反观pico这边,想大喘气却也是大气都不敢喘,全身上下的神经都紧绷到了极点,生怕对面把自己给狼吞虎咽的吃了。

副人格拉了半天枪线,终于是找到了pico,pico躲藏的不是特别好,他那性感的三个发柱漏了出来,这是在让人有些忍俊不禁,于是乎副人格想到了一个整蛊的好点子。

就这样,pico的三个发柱上均匀的增添了一个大洞这下发型更奇特了。pico只觉得头皮上很瘙痒,伏低身子摸了摸头发,可别再是对面召唤了几只蜘蛛寄居在你的头发里,摸了一下,发现一切都还好,等……等等,好像有哪里跟被打穿了似的,捅了一捅,结果发现自己打了半天发胶的头发上穿了三个孔,此时pico又是恼怒又是恐慌,一是因为这是早上刚打的发胶,结果被打成这鸟德行,二是自己大概率刚才是把头给漏出去了,这是对面的马枪。

想到这里,pico立马起身,这个掩体不能再多待下去了,于是跑向另一个掩体,结果这正好中了副人格的诡计,副人格抬手就打到了pico的脚,pico是跑到了掩体,不过是跌倒到了掩体的后面。

忍着剧痛,pico试图挤出子弹,却发现那是个贯穿伤,伤害的都是肌肉组织,仅仅有一些毛血细管被打穿了,不过这也够疼的了,pico撕下了一部分左臂的袖子,用于当一个临时的绷带。

pico发现了这可不是什么小手枪,这可是大口径手枪,并且击中了腿部,行动能力大大下降,自己大概率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了。自己需要找一个出路逃之夭夭。

在短暂的思考期间,传来了弹壳掉落的声音,这让气氛以及pico的神经更加的紧绷。

这种情形让精神有些小问题的副人格更加的兴奋,自己存在了这么多年却没有实际经历,这次机会对于嗜血的她简直是上天赐予的大机会,她肯定要好好的使用这次机会,她要将pico得到手以后抽皮扒筋……

想到这里副人格不由得咧起了嘴,笑了一下,虽然笑声很小,但是pico听到了,此时的pico正在商量对策,这种局势自己是很被动的,甚至于对面已经开始把这当成了一个游戏来看待的发笑,他现在坚信这绝对不是一个小孩了,而且有那么一丝好奇这个面庞天真但是气质如此咄咄逼人的东西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形成的。

这次的副人格准备主动出击,有GPS的优势,pico完全就是一个跳不出手掌心的猴子,不过为了一些趣味性,副人格准备不用GPS了。于是乎副人格静悄悄的走到了一个又一个的掩体后,逐渐靠近了pico,虽然只是知道大概的位置,但也是十有八九的准度。

不断的靠近,终于是看到了他的身影,副人格开心的嘴咧的更大了,在一面墙上敲了两下,pico注意到了,转身继续扫射,但是这回一枪未中。一个弹匣射空了,这时就是副人格的时机,副人格终究是病态的笑出了声音,连续开了两枪,一枪命中手部手心,另一枪命中了腹部的肾。

此时pico肾上腺素飙升,完全不顾着巨大的疼痛换完了弹匣,目标完全出现在自己面前,于是pico闭上了眼睛,准备送对面上西天。

……



可是并没有用,只看见几发子弹穿过身体,身体却像是史莱姆一般,子弹穿过以后身体组织马上就又粘合在了一起,pico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又扫射了一番,可最终完全没有用,有一颗子弹甚至是弹了出来,pico这才意识到刺杀自己的根本不是个人,他究竟是干了什么要被这种生物干掉,于是乎pico就这么痛苦的哽咽了起来,打算让对面一枪崩了自己有个痛快。

赢来的却不是死亡,而是被握把砸了头,混了过去。


第四章:交差

回到了level1,副人格看见有人举着衣服抽象的画,两个色块就完成了这副画,上面是橙色色块,下面是绿色色块,没错,是他。

被遮着眼睛到了那个房间,不同的是这此没有被绑着。

“人死了?确定?”

“是的,定位没了是我打到了定位器”

“那就好”

“我可以回去了吗?”

“同样也可以,奖励在那个床底下。”

orca ena就这么躺在自己的房间内,床下放着一把被略微改装过的HK416,两个通用弹夹,一堆子弹。

处理好了以后,副人格就这么等待着主人格回来,那个给自己起了个“乐观现实”的蠢名字的蠢人。

醒来,一切都仿佛从未发生过。



喔喔喔!
飞屋作者God of cells does not match any existing user name
第一次写这种小尬文,不喜勿喷谢谢!
本站不遵循CC协议。